绝想首页
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(1)

四个字的秘密 [深情] 2019-01-06 03:24:16 星期日 晴天 查看:195 回复:0 发消息给作者

笔记:  2011/02/18/
这是故事的开始,有些长。我愿讲,你...愿意听吗?

记得早年外出闯荡。


那时候我的心情有些复杂。


兴奋中带着忐忑,迷茫中带着向往。
像放飞自我的鸟儿,渴望着自由,又害怕迷失在人来人往中……
很多人在外漂泊,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,都是怀揣着目的而出发。
而我,有些扯淡,只是忽然之间决定浪迹天涯……
所以当车站的售票小姐姐礼貌问我去往哪里,在那一刻,我的迷茫被放大了无数倍……
是啊,我要去往哪里?最后,我又将会在哪里停留……
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,至少现在是……
现在的我,竟然觉得到天大地大,无处安放……
不过……
我的茫然和无措来的快,去的更快。
当听到车站广播传来“广州”这两个字眼时,我忽然顿了一下,眼中闪过一丝决然,迷茫飘散而退,忽然我笑了。
既然不知道梦会在哪里实现,那就听天由命,顺其自然吧。
最终,我并没有让即使等多久都不会感觉的车站小姐姐久等,我买到了一张开往“广州”这座有着所谓东方之星称谓的城市。
怀揣着梦想,跟随人来人往,去往异地他乡,开始没日没的流浪……
向往,
憧憬,
渴望。
幻想着未来的我将会怎样怎样…… … 梦想,很美好。
现实,却很骨感。
在没有颠簸和交谈的汽车上,我还在幻想着到了“广州”之后怎么样怎么样,可人生地不熟,又能怎么样?
只能傻眼的看着面前的车水马龙,和人声鼎沸的人流,一脸茫然和蒙圈,不知道下一步何去何从…
当然,我并不是一个因为眼前有小小困难就轻言放弃的人,既然已经出门在外,不混出个人模狗样,怎么样都对不起自己啊。
在短暂的迷茫后,我决定在附近随意逛逛和看看,如果能找一份理想中的工作,那我就停留在此不走了
再不济,也能找到一个待遇好,工作又轻松的活儿吧?
好吧,实在不行,找个包吃包住的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。
这不是我混吃等死,只是从小在乡下地方放养长大,思想总是有些放不开,总觉得如今孑然一身,饿不死自己就好。 … 中午差不多一点,到了“广州”天河客运站,在附近逛了一下午的时间,却没有找到自己“满意”的工作。
这不是我挑,而是工作在埋汰我。
你说我一个很早就辍学的人,要文凭没有,加上在家待了快一年的时间,所以说更没有工作经验,而找到的大部分工作,这两样大部分都是缺一不可…
呵呵。
看实在找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干脆也放弃了,懒得欺负自己两双陪伴多年的小腿,还是找个地方吃饭,犒劳一下自己的五脏腑吧,就当是这一下午的自我安慰… … 有句老话说的很好,我觉得很贴切。
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。
这辛苦了一下午,差点把自己一双小腿走“废”,却连一点进展都没有,这已经让人感到废然。
然而。
就在自己想要找个地方吃饭,犒劳自己的五脏腑。
晴空万里的天空,忽然乌云密布,下起了连绵细雨,把毫无准备的我,瞬间淋成了落汤鸡。
仿佛这场雨跟生活一样,故意在“为难”社会小白鸟的我…
“哀怨”的看了一眼可恶的天气,我一手拉着自己的行李箱,空出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头顶,遮挡着雨水的侵蚀。
找准一个方向,快速的奔去,想要躲避这该死的雨天… … 当我抬头举目四望,想看看这里是哪里,发现自己在一个叫“炎黄小区”的高档小区边缘。
看了看周遭,发现唯一能避雨的地方,也就是炎黄小区了,由不得我多想,雨势似乎又加大了几分。骂了声晦气,向炎黄小区跑去。
终于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,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但随之,我差点没有哭出来,这他妈的炎黄小区,除了铁门,就只有一个小小的保安亭,而且唯一遮挡的地方,还有一个保安站在那里,悠然自得的抽着烟。
这一发现,差点没让我奔溃,心说尼玛的,好好的保安亭不待,你在外面抽个几八烟啊,那种销魂的姿势,是不是在嘲笑我这个落汤鸡?魂淡!
忍住跑过去把那个摆着销魂姿势的保安暴揍一顿的冲动,我举目四望,发现旁边是一列商铺,我再次松一口气,狠狠的瞪了一眼保安,保持举手越过头顶的动作,向着那一列商铺跑过去。 …… 站在其中一家店铺门口,终于不被雨淋到,我又松了一口气,不过身体大部分都湿透了,这让我嘴角抽搐起来。
叹息一声,无奈的摇摇头,给了乌云遍布的天空一个中指,我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。
眼前,是一排商铺,从左到右,总共有十几间,我所在这一家,是一家小吃店。
小吃店有卖早餐,午餐和晚餐。
早餐主要以粥,豆浆,油条,天津狗不理包子,灌汤包,糯米糍等等。
午餐一般都是以快餐为主,偶尔会做一些家常菜,比如麻婆豆腐,剁椒鱼头,水煮鱼,凉拌菜之类的。
晚餐能吃到店里特有的招牌菜,比如石锅鱼,酸菜鱼,水煮鱼,剁椒鱼头,干煸鱿鱼丝,农家一锅出,大闸蟹,爆炒腰花,小龙虾之类,还挺多的。
店铺是两间合一家,店名叫“春博居”,挺有趣的名字,门口是玻璃门,门面装修的还不错。
透过玻璃门,可以看见里面干净,舒适,整洁。
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,晚餐时间又没有到最终时间,里面人不多,只有两三个。
我看没什么值得注意的,就想走了,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“咕噜咕噜”叫换起来。
才想起自己似乎就是想找地方吃饭来着…
看看外面雨水还在“滴答滴答”下着,虽然雨势很小,但是一时半会也走不了,我觉得干脆进去吃点吧,不过衣服有些湿,不能直接进去,免得给店家添加麻烦。
苦笑一下,摸了摸肚子,摇摇头,我站在门外等待着湿透的衣服干一会儿。
十分钟左右,感觉衣服不在“滴落”雨水,再次苦笑,伸手推开了玻璃门走了进去。
外面的空气稍微有点冷意,可是里面却很暖和,而且环境确实挺不错的,这让我有些喜欢。
里面的桌子全是玻璃质,四方形,周围喷漆了一些图案,很有视觉享受和美观。
椅子是不锈钢的,上面放着松软的垫子,还挺为顾客着想的,为店家点赞。
屋内不大,但也不小,有十几张玻璃桌,中间的桌子,每一张挤一挤,大概可以坐下七八个人,总共有六张。
两边的桌子,是四人坐,有七八张,都是靠近墙壁,中间位置,似乎是个厨房。
左下角,是个收银台,有一个中年男子,大概三十多岁,他似乎在计算着什么,边上有一个服务员,在一边打着瞌睡。
屋子四个角落上,放着一个个小音响,上面在播放着舒适的歌曲,不是流行曲,而是一些久远的老歌,是邓丽君的成名曲。 ……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“春博居,”春姨正坐在角落一张椅子上,看着屋外发呆,面容憔悴,眼睛布满血丝,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睡好觉,这让我一愣。
当然,现在的我还不认识春姨他们……
看着春姨的样子,我禁不住想起自己那去了天堂的母亲,心中一疼,有些哀伤。
叹息一声,驱散了心中莫名的忧愁,摇头苦笑,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,伸手叫了服务员。
林博叔叔带着老花镜,在写写看看,听到我的呼叫,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接着轻轻推了推坐在一边打瞌睡的服务员。
名字叫什么来着?
我忘了,隐约记得他姓吴,四川人。
那就简称吴吧!
吴在林博叔叔的叫唤下,慢慢的醒来,紧接着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打着哈欠举目四望,看到了我。再次打了一个哈欠,拿着一个本子向我走来。
吴礼貌的问:“你好,吃点什么?”
我点点头笑着说:“你们店里有什么好介绍的吗?”
吴看了我一眼,挠挠头,摇摇头说:“暂时只有快餐,你觉得可以吗?”
听到吴的话,我一愣,心想你们只有快餐,那你还问我吃什么?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苦笑着摇摇头说:“那就给我来一份吧。”
吴点点头,说了句稍等,走开了。
我抬头左右看了看,发现春姨依旧坐在那个角落发呆,我再一愣,禁不住好奇,她是因为什么而成了这样,但也并没有过去问,仅仅也只是好奇。
摇摇头叹息一声,拿出被我放在一边的传单,低头慢慢看了起来。
几分钟之后,我看了两张写着招工的传单,但工作并不适合我。吴也拿着我的午餐过来了,没错就是午餐,我到了现在才吃到。
吴对着我说了句请慢用,在我点头之后走了,我低头看起手中的午餐,午餐装在一个造型不错的盘子中,盘子是陶瓷的,里面除了米饭,有鸡肉,鱼肉,瘦肉,还有青菜和豆芽。
炒菜的那个人,技术还是不错的,卖相很好,味道很香,瞬间让我食欲大振,一边吃一边看着其他的传单,找起工作。
这时候我刚到来这边,并不认识春姨和林博叔叔,吴这个人更不用说了,所以我吃完饭之后,买了单,就走出炎黄“春博居”,到处随意逛,并且找工作。
虽然手中有很多传单,上面也有很多招聘信息,但是查看了之后,大部分我都没有兴趣,也不喜欢,更加不适合我,所以工作还是需要靠自己找。
那时候穷,又没有工作,肯定是住不起炎黄小区,里面的单间,最便宜的一个月都要七八千,谁他妈的住的起,所以只能到附近住村居房,接着继续找工作。
接连找了几天,却什么逞心如意的工作都没有找到,最后发现自己只能去送快递,这工作不累,而且容易上手,但并不适合我。
可目前我人生地不熟,而且阆中羞涩,如果再不找工作,我估计连饭都吃不上,所以目前也只能先干着,等稳定之后再说吧。
因为这个工作,注定需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,沟通能力我是有,但是脾气太差了,所以没有几天,我就开始想着换工作。
送快递,咋看之下很轻松很简单,但其实多少还是需要点能力的,第一,需要沟通能力好,语言清晰,说话听得懂,不然不好沟通。
而且,待人和善,有一副好的尊容,五官端正,没有不良嗜好,更要没有犯罪记录,毕竟有些时候,快递里的东西都是一些贵重的物品,毕竟炎黄小区里的人,都是他妈的一群土豪。
以前几点我还是勉强都能做到,但是有一点不好,我的脾气这个时候还很大。
有人无理取闹,还有人自以为是,对我突然的训导,更是有一些骂人父母。
还有人打了电话叫他接快递,表面说好,其实故意把人晾在一边,等了许久才下来拿快递,遇到这种人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把快递丢楼下就走吧?这样做,保证第二天被人投诉,这种事,之前又不是没有遇到过。
估计这些人就是变态吧,你说你告诉我楼下的防盗门密码,我开了门给你们送上楼不好吗?偏要自己下来拿,是不是有多动症?或者把人晾在一边很爽呢?
不过这种人还算好的,有一些不是打电话不接,就是接了电话不来拿快递,不拿也就算了,快递晾了几天自己不来拿,过头却打电话来骂人,一句比一句更难听。
讲真,这样可以忍着,但是为毛还要投诉?又不是故意不给你送过来,是你自己不是打电话不接,要么就是接了之后自己不来拿,怪我咯。
还有一些人,我觉得真是操他妈的蛋蛋,就是你把快递送到他家门口,他告诉你人不在家,换一个地方送给他,周而复始,来来去去几次,明摆着耍你。
这种事当然还有很多,说多也都是泪,我也不多说了。
虽然脾气暴躁,但有一些能忍则忍,但骂人父母就不行了,我会顶回去,所以干几天,就跟人吵了很多次。
虽然错不在自己,但是依旧被客户投诉,被自己上司训导,可是脾气臭,我也没有办法啊,有时候真心控制不住自己,所以说这份工作并不适合自己。
当然,这几天我依旧去“春博居”吃饭,而每次,春姨不是坐在椅子上发呆,就是坐在门口那个大白杨树底下发呆,神情一天比一天憔悴。
通过这几天相处,我和林博叔叔还有吴,也算是小熟了,之前虽然好奇,但我并没有多问,怕太唐突,让人感到不喜。
通过旁敲侧击,我也了解了大概,突然觉得春姨好可怜,林博叔叔也很辛苦,但是我为此,并不能做什么,不过每次来“春博居”我都会找林博叔叔和春姨聊天。
之前问林博叔叔,春姨的情况,他一句都不说,而吴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后来渐渐跟林博叔叔混熟之后,他也知道我一些事,知道我在关心春姨,他看了春姨一眼,叹息一声,慢慢告诉我,春姨为什么会这样。 …… 春姨因为不能生育,但是她跟林博叔叔的感情,却是好的不得了,这件事情可是在炎黄小区里羡煞旁人,他们两公婆不仅感情好,而且还是青梅竹马。
他们从小玩到大,一起读小学,中学,高中,大学,毕业后又同在一座城市打拼,而且他们的情愫,早已深种在两个人的心中,后来感情日益加深,自然就走进婚姻的殿堂,这也是让我羡慕他们的。
结婚几年,他们一直想要一个孩子,可是就是没有,林博叔叔说不急,说什么水到渠成,慢慢会有的,虽然春姨表面不在意,可是暗地里是焦急的。
后来不知道哪个挨千刀,或许我应该感谢它的人,它建议春姨去医院看看,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,可是春姨表面平静,心里是担心自己出问题了。
后来春姨整日愁眉苦脸,在公司里,总是心不在焉,被身为公司里的总监兼一组组长外加好闺蜜,也就是刘华云发现了,她追问了春姨,发现她是因为结婚多年,但是却一直没有身孕困扰着。
想去医院检查,但是又害怕真的是自己身体出现状况,才会整日愁眉苦脸又忐忑,刘华云身为春姨的老乡加闺蜜,肯定是极力安慰,并且也支持她跟林博叔叔一起上医院检查,不然这也不是个事情啊。
春姨听到自己的好闺蜜也这样说,终于在犹豫多日之后,找林博叔叔说起这件事情,林博叔叔想也没想,拉着春姨一起上医院检查了。
起初的检查,身体并没有检查出什么,只是说春姨的身体太虚,目前还不适宜子宫什么产卵。
简单点说就是身体不好,想要有身孕,那就多吃点补品吧。
春姨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,被医生一忽悠,肯定就相信了,以为真的只是身体虚弱,拼命地买补品,拼命的吃,毕竟这个时候,林博叔叔和春姨,在公司里有一些股份,也就是俗称的土豪,肯定是不差钱的。
买了补品吃吃吃,吃完接着买,可是过去一两年的时间,吃补品都可以吃到发福,依旧没有一点身孕的迹象,春姨又担心起来。
可是再次上医院检查,那个狗日的医生还是一句身体虚,多吃补品,然后我可怜的春姨,又再次回到吃补品的水深火热中。(其实我想说,如果吃补品是处于水深火热的话,那么,就让我代替春姨活在地狱吧。)
又是半年左右的时间,春姨还是没能怀上,这个时候,别说春姨和林博叔叔,连中国好闺蜜,也就是刘华云刘女士,也发现了春姨的不同寻常。
接着,这一群人,全都焦急起来,可是医生都说了,只是身体虚弱而已,吃补品就好咯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但是这样的话,或许骗骗傻春姨,还有担心的林博叔叔还好,刘华云这个商业女强人,那一套说辞,怎么可能说服的了她。
刘华云经过多方打听和调查,发现上海有一家中医医院,似乎对治疗妇科疾病挺专业挺好挺出名的,她就私自订了飞往上海的飞机票。
当然,我们刘女士,是个有爱心的中国好闺蜜,她知道直接跟春姨说的话,这个傻春姨是不会去的,所以她使出乾坤大挪移,也就是忽悠之术。
借口骗春姨,说出去好好放松心情,别整天忧郁着,也许瞎猫碰上死耗子,她和林博叔叔在某一家邪恶的情趣酒店,突然擦出爱的火花,可能就这样有了爱的种子呢。
这种不找边际的话,傻子都知道有猫腻,可偏偏傻傻的春姨就信了,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……
说好出去旅游,实际偷偷带着春姨去上海那家治疗妇产科疾病,在中国都数一数二的中医医院检查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,春姨跟刘华云的感情,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。
后来虽然春姨发现了刘女士忽悠了她,但却没有因此怪罪她,毕竟两个人是几十年的老姐妹了,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呢?对吧!
在这家医院里,春姨带着忐忑和希望,认真的检查了一遍,通过老中医的望闻问切,终于有了一个最好和最坏的答案,春姨,竟然不能身孕。
春姨听到这个结果,肯定不能接受的,虽然她有了心里的准备,但是心想,跟真实答案,这是两个概念,肯定不能混为一谈,所以春姨接受不了,在医院昏了过去。
醒来的时候,虽然通过林博叔叔和刘华云的安慰,情绪稍微稳定,但是神情和精神却越来越差,甚至一度到了绝食的地步。
林博叔叔虽然疼爱春姨,但是他并没有什么主见,只能傻傻的安慰,劝导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
不过就我说,就他那样的智商,也不会想出什么好办法来,这一点我没有抹黑他。
不过林博叔叔对于春姨没有办法,并不能代表别人没有办法啊,春姨这个样子不仅林博叔叔,还有身边的人心情跟着不好,心疼,作为春姨好闺蜜的刘华云更是首当其冲。
她多次带着春姨在国内很多家,中西医院寻医问药,可是并没有得到解决,春姨不能身孕并非是后天造成,而是天生不能身孕。
不育不孕这种妇科病,其实分为两个分支,一种是因为后天很多原因造成,比如药物,毒品,环境之类,造成身体的损伤,使人不育不孕。
另外一种是先天的,也就是生下来就带着的妇科疾病,当然并非遗传,不然就不可能说是天生了,因为你的上一代都不育不孕了,那你这一代又怎么来?
先天的不育不孕,比后天经过种种原因造成的不能身孕,更加严重和复杂,虽然目前已知的先天不育不孕好几种,但是以国内目前的医学水平,还是无法得到救治的。
不过国内不行我们可以选择去国外啊,可是无论是林博叔叔,还是作为闺蜜的刘华云,他们无论用尽了什么办法,都不能劝导春姨出国寻医。
又这样过了一年左右,
顶一下(0 写日记 6014570 1084831
最近访客

 

 

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 记住曾经绽现的万种风情 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 来把这些重新回味

Copyright (C) 2008-2014 www.dadesh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5040838号-2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908号

绝想网友交流QQ群318103019 客服QQ 101716056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148464312 邮箱 1017160561@qq.com